首页 热点 要闻 国内 产业 财经 滚动 理财 股票

巨龙通信怎么落败的 巨龙通信发展历史介绍

2021-02-20 15:00:45 来源 : 鲜枣课堂

对通信行业稍有了解的同学,一定听说过 “巨大中华”。

“巨大中华”,实际上指的是四家国内通信企业。“中华”,大家都很熟悉,中兴和华为。“大”,应该也能猜到,大唐。那么,最后这个 “巨”,指的是谁呢?

我相信,知道答案的人,不会太多。尤其是年轻人,知道的更少。

不知道也很正常。四家公司里面,最早没落的,就是这个 “巨”。早在二十年前,“巨”就已经偃旗息鼓,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这个 “巨”,就是巨龙通信。

巨龙的崛起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日益复苏的经济,带来了旺盛的通信需求。当时国内的通信基础设施极为落后,根本无法满足这些需求。

于是,各省纷纷自主引进国外程控交换技术,发展程控电话网络,并最终形成了 “七国八制”的混乱局面。

所谓 “七国八制”,就是指当时的技术来自七个国家、八种制式,分别是:日本的 NEC 和富士通、美国的朗讯、加拿大的北电、瑞典的爱立信、德国的西门子、比利时的 BTM 以及法国的阿尔卡特。

眼瞅着国外企业大肆瓜分市场,赚得盆满钵满,国内企业也纷纷开始行动起来,启动程控交换机的自主研发。

然而,自主研发的难度很大,尤其是万门大容量程控交换机,国内迟迟无法获得突破。

打破这一局面的,是一位来自军校的计算机科学家。他就是后来被誉为 “中国万门交换机之父”的通信业传奇人物——邬江兴。

邬江兴,1953 年 9 月出生于浙江嘉兴,16 岁参军入伍,在大别山的山沟里当坑道工程兵。17 岁时,被选拔到南京军区某部,当数据录入员。1974 年 8 月至 1978 年 7 月,邬江兴在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学习。1982 年,29 岁的邬江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专业。

虽然看上去邬江兴的毕业时间较晚,但其实他很早就参与了科研项目。

根据资料显示,邬江兴在 70 年代就参加我国第一台集成电路计算机的研制并担任内存储器调试组长。1974 年至 1978 年参与 J103 型百万次计算机研制。1980 年至 1984 年,邬江兴作为总设计师主持了大型分布式计算机系统 GP300(每秒钟 5 亿次运算速度)的研制。GP300 是中国当时最快、也是最大的计算机项目。

1985 年 6 月,虽然邬江兴和所在的团队没有被裁,但是 GP300 项目下马,他们多年的心血功亏一篑。此后,邬江兴一度 “无所事事”,还干过从香港倒卖单板机和微机的营生。

后来,学校领导看到程控交换机市场的巨大前景,建议邬江兴也去试试看。于是,邬江兴带领团队里的 15 个年轻人,找学校借了 15 万元启动资金,投入到程控交换机的研发工作中。

没过多久,邬江兴的团队成功研发出一台 1200 门的程控交换机 G1200。后来,又成功研制了 2000 门的程控样机 HJD03,逐渐在行业里打响了名气。

当时,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得知邬江兴在研发程控交换机,很快找上门,表示愿意投资 600 万,让邬江兴研发更大容量的数字程控交换机。

邬江兴和他的团队另辟蹊径,抛开了传统的交换机架构,从封存的大型计算机系统中寻找灵感。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1991 年,他们成功研制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HJD04-ISDN,并于 11 月通过邮电部鉴定,这就是著名的 “04 机”。

04 机的研制成功,震惊了国内外。它不仅填补了国产万门程控交换机的空白,还在性能上一举超越了国际先进水平。04 机的忙时处理能力,以近 3 倍的优势打破了德国西门子公司创造的世界纪录。后来,04 机的这个记录,还继续保持了 4 年之久。

当时的 04 机,被国人骄傲地称为 “中华争气机”。连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也为 04 机叫好:“在国有企业纷纷与外资合营或被收买兼并后,04 机送来了一股清风。”1995 年八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 “我国在程控交换技术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巨龙的衰败

产品研制出来了,当然要尽快投入市场。邬江兴本人及研发团队率属于军队编制,性质特殊,所以,他们采用的是 “授权生产”的方式。他们以自己所在的研究中心为核心,向 14 个国有单位(包括洛阳 537 厂、北京 738 厂、杭州 522 厂等)进行技术授权,另有 8 家企业提供配套设施,以此来形成一个产业群。

这一分散的 “产学研”架构设计,给后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当时,中国电话市场基本上属于井喷状态。04 机性能优越、价格合理,使用起来也很方便,培训两周就可以进行操作维护,因此受到了各地电信局的广泛欢迎。但是,04 机分散授权的方式,导致生产厂家之间形成了激烈的 “内斗”。设备招标时,经常有多个 04 机生产厂家同时竞标,互相杀价,形成恶性竞争。

因为过于分散,未能形成合力,导致企业规模无法增长,原材料采购也各自为战,内耗严重。

为了改变这一局面,1995 年,几家生产 04 机的企业联合起来,共同组建了巨龙通信设备(集团)有限公司,邬江兴担任董事长。

巨龙的成立,并没有改变企业内部一盘散沙的现状。

在董事会和股东会上,来自资本方、技术方、债权方和供货方的多方利益代表经常发生争执,角逐利益。企业的管理制度和流程也是朝令夕改,自相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员工当然无心上班,每天都在研究权力斗争和拉帮结派。

除了公司管理上一片混乱之后,04 机产品本身也出了一些问题。

1996 年 1 月 1 日零点后,正在运行的 04 机突然有十几台出现不同程度的故障,整整停产调查了7个多月,严重影响了公司的业务开展。竞争对手利用这一时机,很快超越了巨龙,跑到了前面。

1996 年,巨龙开始第一次资产重组,希望解决企业管理和文化方面的问题。但是,重组虽然调整了内部股本比例和管理层,但仍然没有解决技术、管理、资金等关键问题。

1998 年,巨龙制定的国际市场三年计划提前完成,04 机卖到了俄罗斯、古巴、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出口额达到 1000 多万美元。

也就是这一年,随着大唐的成立,让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无比自豪的 “巨大中华”格局,终于成型。

然而,巨龙最后的辉煌,也就到此为止了。

1999 年,军队背景的技术团队退出,给巨龙带来重创。6 月,灵魂人物邬江兴辞去董事长职务,回到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担任院长(后来 03 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更让巨龙雪上加霜。

这一年,巨龙不得不进行了第二次重组。

这次重组,普天集团(前身是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将两个厂整体投入巨龙,从而获得 81%的直接控股比例。但是,即便如此高的控股额,小股东依旧可以操纵企业。因为小股东提出,股东会决议必须获得 90%以上的表决权支持。这种在其它企业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局面,竟 “合法”存在达两年之久。

在这种情况下,巨龙的彻底衰败已经是 “无力回天”了。随着时间推移,回款危机,供货迟缓、人员流失等问题陆续爆发,巨龙最终坠入深渊。

2001 年,中国普天代表巨龙公司全体股东与战略投资者邦盛签订了《投资协议》。次年 2 月,重组工作小组出台了巨龙重组的一揽子应急解决方案,后被大家称 “ABCD”方案。然而,这一切努力最终未能改变巨龙的命运,巨龙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如今,虽然大家还能够搜到 “巨龙”这个名字,但很难说清楚这些巨龙和当年的巨龙有多少关系。按行业内的共识,“巨大中华”的那条巨龙,二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结语

毫无疑问,巨龙、04 机、邬江兴,这几个名字在中国现代通信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04 机是中国通信产业取得的第一个重大成就。它的出现,给当时的国内通信行业注入了信心。中国人,也可以研发世界领先的通信科技产品。

邬江兴举起了通信中国制造的大旗,虽然没有坚持太久,但华为和中兴接过了这面大旗,并最终颠覆了世界通信行业的格局,开创了全新的时代。

最近更新